怀念南瓜-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网站

澳洲时时彩
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澳洲时时彩 -> 正文
怀念南瓜
发布时间:2019-11-05        郭洪富      

春天种地瓜的时候,地角旮旯土质太差,不长庄稼。父亲在这些地方刨些坑,浇上一瓢水,丢下几粒南瓜种,随意 一埋,由它去了。

过些天种子发出新芽,长出绿叶子。南瓜的藤蔓一天天变得粗壮结实,那宽阔的叶子把地面铺得严严实实。

盛夏,大片金黄色的南瓜花迎着太阳微笑着绽放,吸引了一波又一波蝴蝶蜜蜂,盘旋起舞,在山野共度美好时光。

秋意渐浓,南瓜越长越大。圆的如鼓,如蒲团;长的如纺锤,如琵琶。青绿色的闪着翡翠一样的光,显得精致高雅;褐红色的则透着一股土里土气的山野味道。我最喜欢这种颜色的南瓜,你看,它多像一位农夫光着脊背蹲在地头歇息, 不言不语地看着山野里生长的花草、庄 稼,内心简单朴素,毫无牵挂。

在过去贫困的年代,南瓜收回家,便成了饭桌上的主角。放点葱花清炒,掺点小米熬粥,撒些花椒面做馅蒸包子,一个南瓜百种吃法,在心灵手巧的农妇手 中变换出最美的味道。

南瓜耐储藏,到了冬天,人们大都在家闲着,不干活就得省着点粮食,这时南瓜可算派上了大用场。一到晚上,母亲 会挑选最老的南瓜,洗净,带皮切块,放 点棒子面,熬上一大锅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一人捧一碗,吃完再盛,管饱。老南瓜热气腾腾,暖意融融,吃起来面沙沙的甜,有板栗的香味,不知不觉寒冷就被驱散尽了。

我至今怀念那时吃南瓜的味道,它让我感受到了最为纯粹的快乐和幸福。

上一条:勤劳的父亲 下一条:故乡的银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