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次搬家的故事 -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网站
淄矿文苑
您的当前位置是: 返回首页 -> 正文
七次搬家的故事
发布时间:2019-11-11        王成孔      

自参加工作以来,我家经历了7次大搬 家。7次大搬家,房子从不足10平方米到133平方米,一次比一次大。是谁让我们过上了这么好的生活?内心由衷地感谢我们 伟大的祖国、伟大的党。

上世纪60年代,企业职工的住房是单位分配的,连桌椅、床等家具也都是单位分 配。60年代中期,我准备结婚时,去单位找 分管房子的领导要房子,领导说: “当前实 在没有合适的房子,如果你急着住的话,煤 场有间放工具的旧房子,不到10平方米,打扫干净先住着,以后再找。”我到那里一看,确实不适合住:房屋低矮门窗破旧,离煤槽 太近,一有大风满屋全是煤粉。但如果不住,到什么时候才有房子,还不一定呢!先 住进去以后再换。于是,向单位领导要了 床、桌子、扫地用的笤帚。住上以后才发现,不光房子不好,因离煤场太近,火车装 卸煤炭时声音太大,夜间老鼠床下乱跑,附近还没有厕所,生活极不方便。

后来,单位有了临时家属宿舍,领导同 意分我一间,让我去看看。我去一看,原来 是一间13.4平方米的房子。房子从中间用木板隔开,两边各放一张双人床,两家从一个门出入,有一点动静互相都能听见。当时就想,虽然条件不好,但总比那个老鼠到处乱跑的地方好些。于是,我们就把被褥搬进了临时家属宿舍。在临时家属宿舍住了不到一年,春节刚过,我们单位的王大姐调走了,她的房子分给了我。房子虽小,但是正规宿舍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有了孩子。母亲 来给我看小孩时,原来的房子住不开,妻子 又从她们单位龙泉煤矿要了一大间家属宿 舍,自己又在门口外边盖了一个小厨房,算 是有了一个能烧水做饭的地方。于是,我 们又把家从昆仑运销科(即西河煤矿运销 科,当时在昆仑镇)搬到了龙泉煤矿。

1972年,妻子调入矿务局昆仑东方红总厂。当时,厂里没有宿舍,我只能来回赶 班。后来,我工作的单位新三村家属宿舍 区有一户闲房,我又去找领导,他当场表态让我去住。我开门一看,太好了,大小三室 另外有厨房,室内床、桌子都有。于是,我们一家又从龙泉煤矿搬回了昆仑运销科新 三村家属宿舍区。

80年代初,东方红总厂新建了两幢四 层宿舍楼,妻子分到了一户两室一厅有卫 生间、有厨房的新楼房。妻子从单位领了 床、桌子等用品,清扫干净以后就搬进了这 令人满意的楼房。我们家终于告别了居住 平房的历史。搬进了新房,妻子上班近了,孩子上学近了,别提有多高兴了。我心里想,生活终于跃上了一个新台阶,真可谓吃着甘蔗上楼——步步高,节节甜。

1986年,矿务局机关在四分会家属宿舍区建成了两幢四层宿舍楼,实行半价出 售、不发补贴、产权共有的政策。我已调来 矿务局运销处上班。我借钱买了矿务局第 一批也是全国煤炭系统第一批商品房。三 室一厅一卫一厨的65平方米的新楼房只花 了4672.8元。1986年6月,我们从昆仑东方红总厂搬来矿务局机关。

2006年,淄矿集团机关新建一个家属宿舍区,起名六分会,我报了名申请买房。同年11月,我们搬进了133平方米的新楼 房。

我搬家的故事正是国家富强、民族复 兴的最好体现和见证。

上一条:记住乡愁 下一条:爸爸的车铃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