邮箱登录:用户 @ZBM-OL.COM   密码
网站首页 |
 
 关注淄矿 | 企业文化 | 淄矿新闻 | 人力资源 | 二级单位 | 留言簿 ||| 淄矿官微 
 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散文>>正文
 
今日热点    
· 六月
· 端午情浓
· 出行的印迹
· 老婆 你辛苦了
· 幸福的盘子
· 超越
· 难忘的田间劳动画面
· 回眸沧桑
· 母亲练字
· 温暖明亮的“心灯”
· 记忆中的清泉
· 父亲的荣誉不能丢
· 家的变迁
· 最美矿嫂
· 地层深处的灯光
· 向往麦地
记忆中的清泉
2019-05-21 李琳  新淄矿报   (点击: )

儿时,我大半时间在外婆家度过。记忆中除了外公外婆,还有一眼清澈见底的泉。

那是一眼水量很小的泉,除了雨季,泉水根本不会往外溢。离泉不远,就是外公工作的小煤井。每天我都会从那里路过两次,一次是送外公上班,一次是接外公下班。

接外公下班的时候,我会早早从家里出发,在泉旁边逗留一会,或坐、或站,时而捡起一块小石子丢进泉里,看着水波渐渐消失,时而把脚丫伸进泉里感受泉水那丝丝的凉意。每次在泉边逗留的时间都不会太长,因为小煤井洗澡堂里的水比泉水更有吸引力。

齐腰深的水池子,下面是烧水的炉子,回想起来就跟现在烧水的锅一样。水不热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池子里面了。由于人少,我便可以在里面练习“狗刨”。渐渐的,上井的矿工越来越多。看着一个个“黑脸”围着池子坐下,我便站在池中央猜测哪一个才是外公。池子里的水变得越来越浑浊,混着油、汗和肥皂的味道充满了整个浴室。

我总是不情愿地被外公从池里揪出来。然后,外公用他那双长满老茧的手在我的背上来回地搓,还不停地说:“看到水脏了也不出来,看你弄的,跟‘黑瞎子’一样。”走出浴室,我蹦蹦跳跳地跑在外公的前面,感觉身上舒服极了。

随着小煤井资源的枯竭,我再也嗅不到那混着油、汗和肥皂味道的空气了。雨季到了的时候,那眼清泉也没有再往外溢水。如今每次去外婆家,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到泉边坐一会。可是泉水却越来越少,不知何时,泉已经干涸。

最近,连续下了几场雨,休班回家我又跑到泉边,看是不是有水,可看到的却是乱石堆中长满的杂草。走吧,泉不会再有水了。我劝自己,可双腿却迟迟没有挪动。

再也没有人把我从水池中揪出来了,再也没有长满老茧的手给我搓澡了,再也没有那熟悉的味道了。留在记忆里的,只有那清澈见底的泉。

上一条:温暖明亮的“心灯”
下一条:父亲的荣誉不能丢
关闭窗口

 

 

友情链接:

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网站邮箱:zkwgzx@163.com鲁ICP备15002912号-1

您是第
位访客